北京安信达快递服务有限公司快递加盟交40万不开发票许可证竟过

2018-08-07 09:41:39 作者:佚名

   北京安信达快递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达),在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超过有效期的情况下,在互联网上宣称具有国家邮政局颁发的国邮A资质;利用人们看好电商和快递业发展的心理,大肆宣传快递业“诱人钱景”,加盟安信达可迅速致富等信息,目前全国已有300多家加盟商上当受骗。   内蒙古赤峰市周彬(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员。     2016年1月,他与安信达签署了三年的加盟合同,获得了赤峰和锡林郭勒盟的代理权,并缴纳了40万元的加盟费和保证金。     当时,安信达承诺在2016年6月18日前开网,否则退回全部加盟费和保证金。而时至今日,安信达仍未开网运营,他多次讨要加盟费和保证金,安信达以各种理由推脱。     一样的套路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加盟商口中的“安信达骗人的手段”,与记者之前报道多起案例类似。     2015年11月,周彬在一个快递加盟网页上留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大约两天后,周彬接到了自称是安信达招商部的工作人员的电话,邀请其加盟安信达。     1 交了40万,却没有发票     2015年12月亲赴位于北京丰台区星火科技大厦的安信达招商办公地点后,周彬终于决定加盟安信达。     “我是2016年1月22日与安信达签约的,获得了赤峰市和锡林郭勒盟两个市级区域5年的代理权”,周彬告诉记者,算上当场支付的2.5万元定金,他总共付了40万元的费用,其中35万元是代理费,5万元是保证金。             【缴费的证据】     “交定金时,我曾向他们要过发票。安信达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公司未正式运营,只能提供收据。如果我非要发票,需要自己交11%的税。”周彬说。     2 简陋的分拨中心     2016年5月,周彬受邀参观安信达新的办公地址。     在周彬提供一份安信达“通告”上,记者看到,安信达将办公地点从北京市丰台区星火科技大厦变更为“北京市大兴区天河北路16号院天云储运公司院内”。     “院内有一个平房,挂着安信达的牌子。”周彬回忆说,“这个简陋得有些寒酸的平房,就是安信达新的办公地点。”     “通告”还称,安信达上海运营总部的地址是上海青浦区中国梦谷。     2016年6月,安信达又邀请了部分加盟商,参观安信达上海运营总部。        安信达变更办公地址的通告)   周彬还告诉记者,安信达还发布了一个暂停招商部工作的通知,落款的日期是2016年6月27日。该通知称,“所有合作客户信息全部对接到运营部,如有问题直接联系运营部客服,或者联系各部门联系人”,并留下了联系方式。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通告”落款的日期是2016月6月30日。而周彬结束上海考察之行返回赤峰的时间是2016年6月16日。     “安信达的‘通告’是后发的”,周彬如是解释说。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周彬告诉记者,现在看来,所谓新的办公地点和上海运营总部应该是安信达临时租赁的场地。“参观办公新址和考察上海总部,安信达的目的只有一个:稳住加盟商。”     周彬之所以敢如此断言,一是他听够了安信达的谎言,二是安信达涉嫌非法招商。     1 即将到期的快递经营权     “加盟前,我就发现安信达的快递经营许可证即将到期(2016年1月24日),且经营范围只有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周彬向记者透露,当时安信达方面称,全国的快递经营许可证正在办理中,并且承诺肯定会获得全国快递经营许可。        (安信达的快递经营许可证已经过期)     当年5月26日安信达发布一则《告知书》再次强调,安信达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目前正在办理中,并不是被取缔;加盟商给国家邮政局打电话的做法,会延迟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的下发时间。        (告知书)   安信达还向加盟商出示一份证明其正在办理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的换证和年审工作的文字材料,请见下图。        2 五花八门的爽约说辞     事件一:快递经营许可证迟迟没有办下来,部分加盟商要求退全款,安信达才邀请他们到北京和上海办公地点考察,以安抚加盟商的情绪。     加盟商周彬告诉记者,2016年5月下旬,又有一批来自四川的加盟商要求安信达全额退还加盟费和保证金。期间,加盟商与安信达还发生了争执。     最终,安信达“妥协”了,承诺加盟商填写退网申请和“保密协议”后,7天内退款。     所谓“保密协议”就是要求,“在此期间任何申请退网的合作商不得做出任何有损安信达声誉、利益的行为。”     在周彬提供的一份日期为2016年6月22日的“公告”上,记者看到这样一句话“若有退网客户,先提交退网申请,90天之内批准后,予以退款。”     “一开始承诺的是7天,后来又改为90天了”,周彬解释说,“这是安信达拖延时间和推脱责任的一个借口而已”,结果可想而知,提交退网申请和签署保密协议的加盟商们,只是空欢喜一场。     事件二:2016年6月7日,国家邮政局官网刊发了一则公示,拟注销安信达的快递经营许可证,原因是“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        (安信达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拟被注销)     周彬告诉记者,对此,安信达的解释是,办理变更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范围的一个前提是,必须先要将原有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注销。“我对行政许可的事情一点儿也不了解,当时就信以为真了”。     事件三:在周彬提供的加盟合同的“补充协议”上,记者看到,安信达曾承诺,2016年6月18日前保障开网运营,否则全款退还加盟费和保证金,并解除合同。        (补充协议)   2016年6月18日后,周彬拿着“补充协议”再次要求安信达履约。     “这回安信达开始胡搅蛮缠了——这是招商公司的承诺,不是安信达的(承诺)。”周彬略显激动地说,“可是,‘补充协议’上盖的是安信达的公章啊?”     事件四:直到此时,安信达方面仍坚称,可以获得全国快递经营许可证,要求加盟商耐心等待。     安信达一次次的爽约,让承诺变成了“狼来了”。这时,安信达又开始变新花样儿。     周彬向记者出具了一封安信达写给加盟商的“致歉信”。信中,安信达承诺2016年8月8日如期开网运营。并称,如果不能兑现承诺,安信达愿承担一切责任。     针对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被注销,安信达称,“会拿出一套合理的解决方案来保证广大加盟商有资质并合法运营。”     “所谓‘解决方案’,安信达称,可以借用其它快递公司的(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与其它有全国快递运营资质的快递公司合作”,周彬告诉记者。     而《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第23条明确规定,《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由国务院邮政管理部门统一印制。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伪造、涂改、冒用、租借、买卖和转让《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     3 人去楼空     李然(化名)是安信达山东青岛的加盟商。他告诉记者,“仅2016年,我就去了北京7次,与安信达协商开网运营等相关事宜。安信达以各种理由拖延开网时间,从6月18日到8月8日再到8月18日……     2016年6月,周彬发现,安信达官网的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北京、上海的加盟商到所谓的北京公司和上海运营部讨说法,人早就跑没有影了。”     此后,在安信达加盟商自发组建的微信群里,武汉、成都、南京、广州等地加盟商陆续公布了自己的“新发现”,安信达各地的分公司都失联了。     4 虚假宣传     据周彬透露,安信达一直声称,其拥有专业运营团队以及相关的运营经验,公司经过资金重组发展空间更大,要打造北方标杆性的快递公司,公司给予加盟商保姆式培训和市场运营指导……     “我不知道安信达是否拥有专业运营团队,我知道是安信达有关分拨中心的宣传肯定是虚假的。”李然说。     李然告诉记者,安信达在大部分省份都没有分拨中心,建起来的所谓北京、上海、西安分拨中心不过是几间租来的空棚子,外面挂一个安信达的喷绘牌子,照几张照片发到网上和微信里欺骗加盟商。“盟友在所谓的上海、西安、武汉、成都分拨中心,没看到一台分拨设备。”        (安信达的宣传图片)   难以承受的经济损失     与其它的安信达加盟商相比,李然蒙受的经济损失算是少的。     “我只是一个县级代理,加盟商和保证金一共交了10万元”,李然告诉记者,“我2016年1月加盟时,安信达的快递经营许可证快要到期了,当时我就留了一个心眼儿,等安信达办下来新的经营许可,再筹备开业也不迟。”李然说。     周彬与李然有相同的想法,只缴纳了加盟费和保证金,“即使这样,我还是赔了40万元”。     “有的加盟商可比我惨多了”,周彬告诉记者,“海南一加盟商不仅购买了车辆和办公设备,还招聘了员工,准备大干一场。他租下的一处办公场地,每天仅租金就一万多元。”     山东的一位加盟商告诉记者,他签署的是市打包代理合同,加盟费高达110万元。“我先交了75万元,后来发现不对劲儿,尾款就没有交”。     所谓打包代理,是指加盟商代理的区域范围内,他有权使用安信达品牌发展下一级加盟商,并自行收取代理费。     李然告诉记者,“加盟费少则几万元,多则七八十万元,有的是父母多年的积蓄,有的向亲戚朋友借的,有的是买婚房的首付,……”     据李然称,“有名有姓的被骗的加盟商有220余人,还有100多人没有联系上。光是加盟费和保证金,按照县级代理10万元计算,最最保守地估计是3000万元以上”。     而就此数据,今年5月11日上午,记者给安信达法人代表程某发短信息求证。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程某的回复。        未知的结局     找不到安信达法人程某等一干负责人,加盟商们决定向警方报案,希望能够挽回经济损失。     按照李然的说法,2016年8月,他与七八十位加盟商到北京丰台区公安报案,“差不多有90%的加盟商做了笔录”。     大约两个月后,2016年10月,丰台警方以“涉嫌合同诈骗”对安信达进行立案调查。“我得知这一消息时非常高兴”。        (立案告知书)   但是,此后案件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问及将来的打算,李然说,“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希望警方能为数百名加盟商讨回公道。”     安信达的回应     就加盟商反映的问题,今年5月11日,记者多次拨打安信达官网的服务和招商电话。服务电话一直没有接听,而招商电话则显示“无此业务号码”。     根据加盟商提供的安信达法人程某的联系方式,5月11日上午,记者联系到了程某。对于加盟商反映的问题,向程某求证。     程某表示,安信达的确曾承诺2016年6月18日之前开网运营,否则退还全部加盟费和保证金。当时,部分地区也遵守承诺按时开网。     但记者问及“哪些地区开网运营”,程某却称他不具体负责此事,不太清楚。     在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到期和被注销的情况下,为何还能开网运营?这种做法涉嫌违法(规)。     程某强调,安信达正在申办快递经营许可证。在这种情况下,安信达安排了加盟商使用其它快递公司网络运营。但是程某未透露是哪家快递公司,声称要向董事会询问,尽快给记者回复。     然而,截至发稿,程某还未做出回应。     对于程某的说法,加盟商李然气愤地表示,“我是安信达的加盟商维权代表。我很负责地说,安信达加盟商签署加盟合同后,一直没有运营!”     我们强烈要求北京公安部门领导高度重视我们反映的问题,希望有关部门彻底查清安信达快递服务有限公司违法招商进行集资诈骗犯罪的事实,为我们加盟商追回经济损失,使我们社会的每个公民都能感受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相关阅读:
维权华润置地开发(北京)有限公
热点排行